阿沙克奥色特
时间和日期 : 星期一, 17 3月, 2014
0
打印此页 打印此页

中国政策与阿拉伯世界……趋势与利益

中国从地区强国变为世界强国

从1949年共产主义革命胜利时起,中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就有效地扮演着地区头号参与者的形象。从一开始起,中国就表现出大国的雄心,它无疑也配得上大国的称谓,很快地,中国在科学解释“共产主义模式”的领导,并在世界范围内以其取代“资本主义模式”方面,与苏联发生意识形态对抗。并到处指责“修正主义”。
中国国家主席和王储两国的代表团参加了会谈期间(SPA)

中国国家主席和王储两国的代表团参加了会谈期间(SPA)

伦敦:《中东报》

从1949年共产主义革命胜利时起,中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就有效地扮演着地区头号参与者的形象。从一开始起,中国就表现出大国的雄心,它无疑也配得上大国的称谓,很快地,中国在科学解释“共产主义模式”的领导,并在世界范围内以其取代“资本主义模式”方面,与苏联发生意识形态对抗。并到处指责“修正主义”。

在世界层面上,中国在参加了朝鲜战争后,在1955年由总理周恩来带团参加了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的亚非国家会议,这次会议成为“不结盟运动”的实际基础,这一运动由印度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埃及领导人贾迈勒•阿卜杜-纳赛尔、南斯拉夫领导人约瑟普•布罗兹•铁托以及印度尼西亚领导人艾哈迈德•苏加诺领导。

中国从万隆会议起,真正地向第三世界国家开放,这其中也包括了超出中东地区范围的阿拉伯国家。在越南、老挝、柬埔寨发生的三次中南半岛战争期间,中国对越南北部的影响加深,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位置得到加强。中国成为国际上的重要参与者,在重大的国际危机发生时,它无法被忽视,特别是这些危机发生在亚洲时。事实上,在共和党人在理查德•尼克松总统时期决定脱离越战泥潭——在前两任共和党总统约翰•肯尼迪和林登•约翰逊执政期间,美国深陷其中——的时候,美国就必须要承认中国,承认其在亚洲和世界的地位。通过被称作“乒乓外交”的努力,亨利•基辛格成功地“筹划”了对中国的开放,并邀请中国来到世界舞台上的显要位置。在1971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了中华民国-台湾在联合国的席位,成为安全理事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的事实得到确认。

在中东和阿拉伯世界方面,中国在进入安理会起,就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多个层面表现活跃,每一次席卷该地区的重大事件,中国都参与其中。在此之前,中国和该地区的联系仅限于一些带有政治色彩的关系——例如它和阿拉伯世界多个地区的激进组织、特别是一些巴勒斯坦集团接近。现在,中国成为了投资与经济往来、政治倡议和文化、教育、发展计划的合作伙伴。

今天,意识形态仍然限制着大国间的关系,对于中国来说也是如此。但是现在的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巨人,已经和禁锢精神的文化大革命(1966-1976)时期极端主义的中国完全不同,那个时代以“四人帮”的倒台作为结束的标志,邓小平领导的开放时期从那时开始。

现在中国和世界各国的关系并非按照革命的逻辑,而是按照国家的逻辑,这种关系并不伴随着极端的口号,而是关系到共同利益的现实。对于“阿拉伯之春”,中国从根本上拒绝将其作为“革命”来对待。许多中国的研究——其中一些已翻译成阿拉伯语——注意到,中国对于经历“阿拉伯之春”的国家里发生的事情,相比于一些西方国家,采取了更为保守的态度。当大部分西方国家无比热情地将这些变化称之为“革命”,并争先恐后地授予其类似于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等别称时,我们发现中国的分析家们——中国政府和他们一样——倾向于持保留态度,并静静地开展研究。例如在叙利亚问题上,众所周知,中国和俄罗斯站在一起,反对人民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暴动,这是中国处理阿拉伯和国际事务的手法发生转变的一个很好的证据,中国从口号和革命的理想主义,转变到对利益得失的冷静计算。在学术层面,和西方与阿拉伯的研究者相反,大部分中国研究者避免使用“革命”、“阿拉伯之春”等术语,而倾向于使用“动荡”、“变化”等字眼。

在娜迪亚•哈勒米博士在其发表的一份研究(《国际政治》—《金字塔报》出版社—开罗)中,展示了中国学者李伟建有关中国对中东外交政策的研究成果,该学者是在2012年在上海举行的一次有关“中东地区政治与外交转型”的学术研讨会上,提出这些研究成果的。这位中国学者研究的中心思想是:“该地区的动荡和推翻专制体制的运动持续了数十年,这些运动致力于地区角色的重新塑造。”接下来,这位中国学者认为,为了应对中东地区的新形势,中国应该致力于“根据变化了的中东形势发展外交,着眼于未来,采取主动,为扩大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影响力创造良好的环境。”

李伟建在他的论文中解释称,“阿拉伯之春”后,中东地区的政治平衡将显现出三种形式:中东地区的宗教力量与世俗力量之间的冲突、中东地区不同教派之间的冲突、地区国家为争夺地缘政治影响力而发生冲突。

这位学者因此认为,中国政府应当重视针对中东地区制定新的外交政策。中国对中东地区的新外交政策“将建立在与所有新参与者展开合作的基础上,以实现中国和该地区各有关方面的共同利益,并研究与该地区过渡时期国家合作的新机制”,以维护中国的利益。

在解释这些“机制”时,这位学者指出,中国迫切地要完成从地区性大国向全球大国的角色转换。因此,中国外交首先要采取主动,形成新的政治与外交模式。此前对中东地区采取的被动应对模式和等待政策,要转变成积极应对的模式,转变盛行的“中国讲话”模式,建立新的自己主导的话语模式。第二,要重视媒体、文化等“软实力”的作用,将其作为维护中国在该地区国家利益的重要因素。第三,要顺应中东地区的变化,制定不同的政策,要顺应各个国家的不同情况,修订中国的政策。第四,要抓住机遇,扩大投资领域,参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秩序重建,并帮助阿拉伯世界和中东地区的民众,让其了解中国的发展经验和强大的经济实力。

在2013年末,中国外交部长访问阿尔及利亚期间,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谈到新形势下的阿拉伯国家,他说:“中国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和推进与阿拉伯国家关系。”他表示,“在新形势下(即‘阿拉伯之春’之变后),中国对阿拉伯国家政策可概括为‘四个支持’:一是支持阿拉伯国家坚定走自己选择的道路,二是支持阿拉伯国家通过政治手段解决热点问题,三是支持阿拉伯国家与中国加强合作、共同发展,四是支持阿拉伯国家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

中国外长表示,中国“愿与阿拉伯国家在各领域加强务实合作,并使双方的合作成果给阿拉伯人民带来更多的利益。中国反对以人权、反恐等为借口损害阿拉伯民族的尊严,愿与阿方就重大问题加强协调合作,以更好地维护中阿双方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王毅强调,“为维护阿拉伯国家的根本和长远利益,阿拉伯国家要保持发展、稳定和团结”,“在阿拉伯国家发展、稳定、团结进程中,中国将与阿拉伯国家站在一起”。(来源:中国电视台 CCTV.com)。

另一位涉足中东巨变下中国国际角色的研究者,来自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克里•布朗教授观察到,在美国、法国、英国推动军事干涉叙利亚,而俄罗斯则持续阻挠这一努力的同时,中国却站在幕后,很少发言。在布朗教授看来,中国的这种表现是由于其长期以来执行的外交政策,“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执行的外交政策的基本特征可以概括为这些基本原则:避免干涉他国内政、尊重他国主权、拒绝侵略、和平共处……这些原则是著名的中国总理周恩来在万隆(亚非)会议上提出的,这个于1955年召开的会议成为“不结盟运动”的开端。然而在过去的六十年中,中国并没有在所有情况下墨守这些原则,尽管它从未停止在口头上表示对这些原则的支持。在毛泽东执政晚期,中国资助了很多国家的解放运动,并在1979年军事干涉越南。在1949年至1978年期间,中国还和印度、俄国发生战争,并与美国在朝鲜交战。

布朗教授接着表示,中国领导人仍然在一定程度上遵守周恩来制定的和平共处和避免干涉的原则。尽管世界形势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原则仍然有利于中国,因为它们可以避免中国陷入可能削弱自身实力的处境里,也可以规避被视作美国和发达世界之敌的风险,这也将允许中国集中精力完成仍在进行中的、国内发展的重大任务。

他接着说:“中国避免在棘手的外交政策问题上以及敏感复杂的问题上采取立场,然而,这种做法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最近,中国在叙利亚危机上的立场就说明了这一情况。明显的是,那些惯常会支持所谓‘人道主义干涉原则’的国家,例如英国以及更为重要的美国,都受制于其国民对陷入新的战争泥潭的担忧,以及使其无力进行昂贵冒险的持续的金融危机。”

他接着表示,“西方国家无力介入,并不意味着问题会自己解决,或者自己消失。和其他大国一样,中国也遵守禁止化学武器的国际条约和义务”。最后,他表示:“中国拥有不容忽视的强大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十分明显的是,中国将在未来的几年中,发现自己不得不在一些问题上采取坚决的立场,而在以前,中国会避免触碰这些问题,因为它们发生在中国的势力范围之外,或者中国并不关心这些问题的结果。现在,建立在强大经济实力基础上的政治和外交实力,使中国成为了最能影响国际事务的新力量之一。”

阿沙克奥色特

阿沙克奥色特

阿沙克奥色特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阿拉伯国际日报,每天同时印刷在四大洲的14个城市。首次发行在1978年伦敦,阿沙克奥色特已成为决定性的阿拉伯国际出版物,提供读者深入的分析和独特的社论,以及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最全面的报导。

More Posts - Website - Twitter - Facebook - YouTube

Share:

发表评论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标签: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